徐静蕾39岁冰冻9颗卵子:离生命自由又近了一步

发布日期:2019-05-21 00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搜狐娱乐讯 徐静蕾日前接受《Vista看天下》采访,表示自己早于2013年39岁那年就在美国冰冻了自己的9颗卵子,这一举动的目的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想生孩子,更多的是为了保证自己在生育权上拥有尽可能大的选择余地,她笑称:“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。”引来诸多关注与热议。以下为杂志授权转载专访:

  医生趁她昏迷时,从她体内取出了9颗卵子,迅速将这些直径0.2毫米左右的细胞,放进高度浓缩的脱水冷冻保护溶液中,迅疾又投入液氮中。1秒钟内,卵子的温度由37℃降到零下196℃,由温暖的卵巢被封入冰冻世界。

  这场手术发生在2013年的洛杉矶,当时徐静蕾39岁。她一身轻松,感到离掌控生命节奏的自由又近了一步。

  6月初,徐静蕾与本刊记者在香港见面,当记者还在犹豫该如何开启冷冻卵子的话题时,她先开了口。她乐于谈论这件事,因为在她看来,冷冻起自己的卵子,就像找到了“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”——“目前没有人比我更坚定地不想要孩子,可是人的想法是一直在变的,25岁时怎么想,到30岁时不一样,到35岁又不一样。任何事情你都后悔不了,但这个(冷冻卵子)是你提前可以准备好的。”她唯一遗憾的,是自己找到这味药有点晚,于是更希望别人能早一点开始行动。

  手术之前,徐静蕾正和男友在洛杉矶享受假期。假期开始于2012年,她原本只计划休息三个月,哪知道一歇歇了两年。时间多了,人放松了,就会思考一些平时不大会想的事,比如想到未来。有一天,徐静蕾忽然想到了孩子的问题,想起大约三年前一个朋友跟她提到过冷冻卵子这项技术。当时听完,她就抛诸脑后了。

  但是,在被海风吹拂的洛杉矶,时间走到那么一刻,徐静蕾忽然又想起了这件事:孩子可以不生,但不妨试一试冷冻卵子,“为自己多存一个选择”。

  徐静蕾拿起注射器,眼看着细细的针头接近皮肤,心情有点紧张。“我是最怕打针上医院的人,小时候一见医生就什么病都吓没了。”

  好在,扎下去没有想象的疼,只是一点刺痛。她给自己注射的是排卵针。从医院回家后,徐静蕾便开始为期两周的促排卵治疗。

  除了打激素排卵,她隔一两天就要去医院抽一次血,还要照B超观察卵泡发育的情况。“一点都不痛苦,就是稍微有点麻烦。但这个麻烦我觉得跟你将来想要(孩子)却没有办法要比起来,那就叫一点都不麻烦。”也许是激素的作用,那段时间她有些发胖,肚子也有点涨。

  全麻后,徐静蕾陷入沉睡,医生用一根直径不到2毫米的穿刺针在B超的引导下,通过阴道穿刺到卵巢内取出成熟的卵子。“全麻就是一闭眼,一睁眼,就做完了,没什么感觉。”

  十几分钟后,医生从徐静蕾的两侧卵巢共取出了9颗卵子,一边4颗,一边5颗。它们被存入液氮,迅速成玻璃化的状态。

  冻卵之后,徐静蕾就经常向身边的女朋友推荐这项技术。她身边有很多年纪相仿的女朋友,也有人在想要孩子时发现难以受孕。她的建议是只要你有经济实力,就应该早点去做冻卵,即便已经生了孩子,也还可以去存点。身边没有人比我更坚定地不要孩子的吧,我都冻了,你还犹豫什么?我不停地叨咕,就像个宣传员似的。

  也许,这些冷冻起来的卵子,永远不会被使用;也许,有一天它们会在解冻中复苏,重新回到温暖子宫,逐渐发育成一个烙上徐静蕾基因的孩子。在朋友的描述下,徐静蕾也曾设想过那个画面:有一天,她推着孩子出门,忽然开始用小孩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,“然后世界就变全新了”。在此刻她的眼里,这是未来可能诱惑她孕育生命的唯一理由。

  徐静蕾又在给自己放长假。当我们想要就冷冻卵子的话题约她专访,发现最困难之处完全不在于“涉及隐私”,而是——你很难找到她在北京的时间。

  美国、台湾、日本她随性地四处飞行。公司的宣传总监说,她的时间表很“不确定”。最后,我们约在了6月初的香港。那一天徐静蕾早晨从台北飞抵,晚上又从香港飞离。接着她就要去日本玩耍,随身带着漂亮布料、迷你缝纫机——最近她狂热爱上了制作手工包,走到哪里做到哪里。

  当她穿过香港的人流出现在本刊记者面前时,没有化妆,很自然也很自信。简单的牛仔衬衣、白色帆布鞋,全身最亮眼的配饰就是肩头那款自制手工包,淡雅的花布上描着隐约的金线个”。

  这是属于她的“慢”时间。她自导自演的电影《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在2015年情人节档八天拿下2.87亿票房,然后她就开始休假,至于会休多久,很难预计。可以参考的是,她结束上一部作品《亲密敌人》后,给整个公司放假了两年,以至于老爸开始催促她复工,看不得她沦为“无所事事的妇女”。

  可是,这并不意味着她是那种“什么也不想”、“盲目胡来”的人。相反,“我把能想到的想好了,安排好了,然后就可以想干吗干吗了,这样才会更没有束缚更自由。”

  选择冷冻卵子也是一样,虽然并不想要孩子,但未雨绸缪才能更无后顾之忧。“我这个人就是这样,一件事情,可以选择不做,但一定要有去做的能力。”

  徐静蕾:我觉得这是全世界唯一的后悔药——别的任何事情其实你都后悔不了,但这个(冷冻卵子)是提前可以准备好的。

  一个车没买,一个电影没看都可以弥补。只有(卵子)这个东西是受年龄限制的,到了一个年龄想要也没有了。我都觉得自己做得有一点晚,因为做得越早,可存的越多,医生说女人38岁到42岁之间排卵量通常会直线下降。

  徐静蕾:没有,就是因为放假,突然想起这事儿来了,觉得那要不然问一下吧,至少打听一下要不要做。去了朋友介绍的医院一咨询,觉得都挺好,就做了。

  我那个医生是个金发碧眼的漂亮、娇小的女人,看见她马上想到了《实习医生格蕾》那个美剧,哈哈哈哈。到了先咨询,然后讲解一下冷冻的原理,再然后检查身体,验血验尿做B超,决定生育能力挺重要的一个指标是AMH值,好像是叫卵巢激素值,然后就根据我的情况开始做吃药、打针、手术的时间的方案。

  徐静蕾:就觉得以后可以不想这件事了,万一想要孩子随时可以要。有的朋友说冻完了就特别想要把孩子赶快生出来,我倒没有这种感觉。目前还是没有想要孩子的打算,至少这几年不会吧。

  徐静蕾:觉得责任有点不是一般的大吧。另外,我目前还不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。很多人说小孩会给你带来很多快乐,我觉得我已经挺快乐的了,不觉得需要另外一件事再带给我什么更大的快乐,现在这样几乎完美,已经特别好了。

  徐静蕾:有些朋友老说还是应该要个孩子,我就问生了孩子的朋友,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觉得要生孩子?听了所有的理由,并不觉得哪一个是打动我的。唯一有一个理由还让人有点动心的,是我一个高中同学说的。她说当她推着孩子从医院出来的时候,突然觉得她看这个世界的眼光变成了小孩的角度,然后世界就变全新了,重新发现了好多细节。

  这听起来还挺吸引人的。刚才说了现在就觉得很快乐,到处玩,有时候爆发点工作狂,身边有一堆朋友,男朋友也很好,都挺好的,即使独处的时候都觉得很有意思。大概二十六七岁以后,我就很少很少会觉得无聊。我是很能自己找新鲜有趣的事情的,比如现在学着做包,也高兴好久好久。

  可是呢,万一有一天什么都觉得没意思,工作也够了,什么也玩够了,全世界就这么点地方,这种跑来跑去的生活也够了,会不会想有一个孩子用另外一双眼睛去看世界呢?还真也说不准。

  这个想法还不足以让我现在就要有个孩子,但也不排除未来有一天这可能是我会想要孩子的一个理由。当然做冻卵的时候没想那么多。

  Vista:有些人不鼓励冷冻卵子,是觉得女人年纪太大了要孩子不合适,在有限的生命里陪伴孩子的时间太短了。

  徐静蕾:按现在人的寿命来说,四十来岁要孩子,不出意外的话,也能陪孩子三四十年。每个人都可以对人生有不同的选择,不能你说是这么想的,就不允许别人那么想吧。反过来人们还说:有些人那么早要孩子,自己都不成熟,怎么把孩子教育好?也是一种不负责任呢。这东西没有对不对吧,都是个人选择。

  徐静蕾:要不要孩子,他们无所谓吧,结不结婚也无所谓。我家人这方面其实都挺奇葩的,在我认识的人里面,我爸妈这样的父母几乎没有。

  我妈偶尔说过一两次,大意是:你如果没有孩子,老了以后会孤单。可是有孩子就不会孤单了吗?其实人只要内心世界充实,就不容易觉得孤单吧。我做之前没有征求他们意见,因为他们肯定是没意见,后来告诉他们了,他们也觉得挺好。

  徐静蕾:大概能跟他们玩儿两三分钟吧,五分钟十分钟可能也还可以,但时间再长,就不知道跟他们说什么了然后基本就拿一个iPad给他们,想看什么就看什么,或者把电视摇控器给他们。后来我还说这带孩子多容易啊,你就看着他们看电视,然后去干自己的事儿。他们说哪有你这么带孩子的!哈哈哈哈。

  徐静蕾:我们简单聊过,基本上他跟我态度是差不多的。我们都不认为人一定要传宗接代或者是一定要有自己的小孩,也不觉得有了孩子更幸福,没孩子就不幸福,也都不反对未来也许会要孩子。到时候再说,这是基本的共识。我们的想法和步调还是很一致的。

  徐静蕾:真的就是给自己存一个选择,因为我觉得人最怕的事情就是没有选择。25岁的时候觉得自己是这么想的,2019香港开奖历史记录开奖结果!到30岁就变了,35岁又不一样了,我对自己不是特别放心,因为想法一直在变,谁知道再过五年是不是又特想要小孩儿了呢,真说不好。

  徐静蕾:就是因为把特别基本的事情都规划好,然后才能随性。我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想的人,也不是特别盲目胡来的那种人。把能想到的想好了,安排好了,然后就可以想干吗干吗了,其实这样才会更没有束缚更自由。

  徐静蕾:我是婚姻无所谓主义,我的朋友们,结婚不结婚,只要他们高兴,我都支持,都觉得是好事。无论什么形式其实都是为了让你开心而存在的吧,就是让你有幸福感。如果你觉得离婚更幸福,那不也是好事吗,对不对?

  我不能算不婚主义者,也许有一天还是有可能会结婚的,都说不好,但我如果结婚,也不是为了什么感情稳固,也许是因为老办签证特麻烦,因为我是异地恋;或者比如万一万一有一天想要孩子,孩子的户口上学什么的不结婚会比较麻烦。但不会是为了使我们俩感情更好而去结婚。

  徐静蕾:会,经常跟朋友介绍。很多朋友跟我差不多大,有些比我小一点。单身的我觉得应该存一下,万一今后找一个老公,人家就想要孩子怎么办,毕竟(生育)还是受年龄限制的,到一定年龄就肯定不可能有了,为什么不现在存起来,将来给自己多一种选择?只要经济条件允许,就算有了小孩,也可以存一下,它又不伤身体,因为谁也不知道将来你会不会忽然又想要一个。

  大部分人都是挺感兴趣的。我现在一个朋友刚刚从旧金山回来,也是我建议她去做的,她44岁了,做得还挺成功的。不过有的人没有被我说服,那也无所谓,我觉得这是好的事情,我想要把好事情分享给朋友,去不去那是她们的自由,不过我会经常提醒她们,有时候她们觉得我挺啰嗦的嘿嘿。

  徐静蕾:我觉得是多一个选择权吧。生育能力是女性的一个特殊权利,女人是可以生育小孩的母体,这是女性特别的地方。在新的时代,我们可以用新的、安全的技术帮助女性善用这个权利。

  徐静蕾:本来这种话题是有点隐私的,后来我想了想,觉得可以说说。因为这种技术的存在,可能对女人本身超越生理局限有帮忙,对家庭的幸福也有益,对身体也没有不好的影响,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为什么不做呢?至少我把我的感想和这方面的经历告诉大家,至于要不要做,还是各位自己的选择。

  很快,民警根据线索锁定了昵称为“走南闯北”的嫌疑人张某,并对其上网追逃,没多久张某就在老家被抓获并被押解回沪。据张某交代,他在网上购买水弹枪和卖家聊天时得知,一种叫“快排”的利用压缩气体击发钢珠的可以自己组装,于是他通过购物网站找不同的卖家聊天了解组装“快排”所需要的配件和方法,最终成功组装出一把。得意的张某向朋友炫耀自己的成果,却被朋友告知“快排枪是违禁品”,自己可能犯了法。情急之下,张某赶紧通过二手购物网站将仿线元将“违禁品”脱手给了买家王先生,也将自己送上了犯罪的道路。

  吴佩慈在片中扮演白领海伦。吴佩慈在电影界还算是新人,但对时尚和潮流有着独到的见解,因此不惧出演此类角色。吴佩慈介绍,海伦在小说原著中既是杜拉拉的下属,又是杜拉拉的好姐妹,是乐观热情、没心没肺的女子,同时有着靓丽百变的外形。【个人资料】

  “12月28日的时候,房东提出要灭虫,并希望我配合他打扫卫生。因为平时要上学和打工,我当时就说希望等到周末休息的时候再打扫。”Eugene说,第二天回家他便发现房间已经打扫过了,房东要收$50(1美元约合6.5元人民币)清洁费,并要求他立刻搬走。

  今年8月25日,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发生校园袭击事件,造成多名中国留学生受伤。当时的报道称,一名18岁男生毫无征兆地在教室用棒球棒击打同学和辅导助教,造成4人受伤,伤者均为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,其中1人担任这门课程的辅导助教。而这名行凶者12月14日以精神治疗为由向法院申请保释。

  认识谢某的村民表示,他平时虽不大说话,但对孩子很好,很难想象他会制造出如此惨剧。